卢渔舟

头像@敏庵 常年混迹北极圈人群,同时会在不同的北极圈反复爬墙。复健中文手,亲情向友情向战士,BG战士,不会开车,写得很慢,平均手速500字/h,爬墙了就会坑,爬回来了就会填,努力保持每月两更

【创设组】忍界秘闻·南贺川的幽灵(2)

*泉奈性转注意
*OOC属于我
==============
有水的地方就有人类聚居,因此作为火之国主要水系之一的南贺川旁必定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普通人村庄和忍者家族。但是,虽然由于人的活动,野兽比完全的荒郊野外少得多,此处也并不总是安全的,常有敌对的忍者家族以及偶尔掺和进来的武士浪人之流在这条重要的河川附近交战,运气好点只会遭遇到上游漂下来的尸体,差点就直接被卷进战场中央白白丢掉性命了。 

换言之——没事就来南贺川的人实在不多。 

再换言之——屡次三番在不同时间段的南贺川碰到同一个人的几率也实在是不高。 

千手扉间差不多已经习惯这种撞上小概率事件的频次了。这次他来南贺川不再是为了兄弟间儿戏般的所谓捉鬼,而是循着过了约定时间还没回家的兄长柱间的气息找过来确认他的安危的。结果当然是没事了,他一到这里就看到锻炼完的柱间坐在对岸的石头上,正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聊得开心;想着要不要去叫他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藏身处附近的树丛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从那里冒出了一个女孩子。像仓鼠一样,腮帮子里鼓鼓囊囊地塞着食物,只是看上去气呼呼的,两眼里仿佛随时能喷出火,并没有小动物那种温顺的感觉。

 扉间记得这个人。从河里捞起传言中的”女鬼“的事情给他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因为当天他为了糊弄过去刻意一本正经地编了个他被幽灵拉下水去差点淹死的故事,结果兄弟三人,包括柱间在内,没一个看出来他是在胡说八道,反而大喊着"那么严肃正经的扉间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真的!!!"一起逃了个十万八千里远。奇怪的恐慌就这么扩散开了,再然后……千手一族所有五岁以上的小孩都被族长,也就是他的父亲佛间,在正午烈日的照耀下训斥了一个小时。 

他本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的,没想到还会和主人公在这种时候再会。

 对方捂着嘴拼命咽下了一包食物,同时视线还紧紧盯着对岸的两个孩子。她拍着胸脯缓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终于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扉间。

 扉间记得她自报过姓名,是叫泉。泉愣愣地对着他看了好一会,像是总算回忆起了刚才自己的举止,脸立马涨得通红。

 "……你好?"扉间觉得要不还是先打个招呼再说。

 ”你好……" 

“真巧啊。你在这里……吃中饭?”他注意到她怀里抱着的食盒。盖子被打开来垫在底下,露出里面的内容物:已经吃了一半的、看上去做工很细致的豆皮寿司。刚才被她拼命塞进嘴里的应该就是差不多的东西了。

 “嗯……我本来是给哥哥送饭的,他说他要在南贺川特训,让我不要和其他人,尤其是父亲,说他去了哪里。”泉暂时忘记了尴尬,用复杂的眼神望了望对岸的二人,“结果他是瞒着父亲出来找朋友玩的!我一时过于激动,就……” 

所以他们是因为同一个原因到了这里。真是孽缘。看来和柱间待在一起的男孩就是泉的哥哥了。扉间着重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打扮——是家族风格并不十分明显的普通衣服,穿在农民身上也不奇怪。但既然身为妹妹的泉是有一定实力的忍者,他就不可能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了。这种穿着,和外貌特征,非要和某个忍者家族挂钩的话……他只能想到宇智波。 

柱间知道正和他坐在一起聊天的好友可能是敌对家族的人吗?还是说,明明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却刻意不去深究? 

扉间思考的时候没有说话,也没意识到笼罩了二人的沉默显得有些诡异。 

“对了,既然这次又见面了,总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我拿这些和你换——当成上次的谢礼也可以!虽然不是特意为你准备的,拿来做谢礼不太合适,但我对味道很有自信!"

 泉兴高采烈地把食盒往前一递。扉间皱着眉头盯着里面精致的寿司:”这不是给你哥哥的吗?" 

“他背着我出来和别人一起玩,我才不要给他呢。”她撇撇嘴,"你刚才也看见我吃了吧……我倒希望你没看见,太丢脸了……没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哦。" 

"……我叫扉间。我的名字不值那么多,也没什么谢不谢的,上次害你掉下去的就是我,不救你反而是我的问题。"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他报上了真名,对着明知有可能属于宇智波的忍者报上了千手族长之子的真名。好在他还远不及父兄有知名度,就算对方有意调查,也很难得到什么有效情报。 

"to-bi-ra-ma,"泉点点头,把食盒收了回来,仔仔细细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嗯,扉间!这样我们就是朋友了!扉间,你来这里做什么?不会也是来找哥哥的吧?“ 

“我只是刚好路过。”

 "真的吗?你和对面那个土包子倒真的长得一点也不像,但总觉得有种一脉相承的土气感……"泉抱着食盒绕着他走了一圈,最后停在离他正脸十几公分的地方,“哇……你打扮一下肯定比哥哥都好看。” 

扉间实在不知道对面那个炸毛有什么好看的,也不知道千手一族哪里有家族遗传的土气了。但他还是不打算让泉知道和她哥哥厮混在一起的是他的哥哥,至少不要主动透露出这个消息,因此会话时需要格外小心。他往后退了几步:“承蒙夸奖,这种过分柔和的长相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

 "所以你才一直板着脸,好让自己看上去凶一点?"泉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行的呀,除非等长大了留一脸胡子,或者多留几条疤?还是疤痕或者纹身好,胡子……不行,白头发白胡子,噗……太显老了……" 

其实扉间一直很担心自己长不长得出胡子,听泉这么一说反而觉得还是不长比较好。 

这时对岸的两位兄长有了动静,似乎是准备告别之后各回各家了。先察觉这一点的是扉间,泉很快也从他的视线移动中意识到了问题:"啊,哥哥要回去了,我得走了!拜拜扉间!" 

结果,泉顺手把怀里的东西一递,扉间顺手把她递过来的东西一接,那盒被他婉拒了的豆皮寿司还是到了他的手中,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消失在树林里了。

——这问题可比在南贺川见鬼大多了。

扉间重重地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