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渔舟

头像@敏庵 就算觉得自己写的是垃圾也要昂首挺胸地发出来()

渔英零尘剑·时间旅行者的故事

这个结尾和我上一次说的时候不一样吧?故事本身也看上去不太一样吧?

当然不一样了。心境不同,说出来的东西自然也不同。时间已经重置过了,我的死亡早已被抹去,这本该是个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的世界——至少我们尊敬的天道大人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大概也就仅限于他们主角团吧,在他们的故事里作为无名龙套路人甲存在的我根本就只是蝴蝶效应里的一环而已。

比方说……我的母亲虽然没有早逝,但她和父亲都失踪了。我宁可相信他们是两个人在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隐居,从此过上了快乐的生活……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到底为什么不可能就不说了。我甚至记不起父亲到底是叫叶炎还是叶火,对母亲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真的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再比方说,刹尘的存在被抹去了,他曾孙子李刹尘倒是生龙活虎,还时常和袁本初合作搞点什么大新闻出来。我们经常在店里瞎聊,这部分还挺轻松愉快的。

狐狸和唐印也能见到,还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相对的也没能认识一些老朋友。……这么想想,可能没得到幸福的只有我,因为对其他人来说那些都是从未发生的事,但对我来说是莫名其妙地就和一些人变得完全没关系了(可能一部分人本来也没兴趣和我扯上关系),还要时常担心自己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成天在妄想。

我的新朋友包括面前这个头上别着三根羽毛的黄毛。我很确定我在上个世界从没见过他,可他好像见过我,还跟我很熟似的,每次来吃饭都不付钱(……)。饭钱罢了,都是小问题,谁让他是唯一一个能听我说上个世界的事还不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的人,当然这或许是因为他比我更需要进精神病院,我跟他强调了很多次我叫叶麒泓昵称渔夫,但他还是一口一个翊风,而且总说自己是异世界来的仙尊,这使我更加坚定地认为我们只是在进行电波不同的精神失常病友的友好交流而已。

……无视这异常的周边环境的话。

我认得这鬼地方。是冥河,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引渡我的是我娘,但现在水上没有我娘,也没有引渡人的船只,只有河神一样漂浮着的那个头上别着三根羽毛的黄毛,还缺左手一把金斧头右手一把银斧头就是一个励志的童话故事了。

现在我知道这个黄毛为什么要叫我翊风了,也知道他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过来找我了。上次我死完以后世界没有马上重置……我tm到了一千八百年后又死了一遍,没错,就是因为他。虽然很诡异,但我清楚地记得我为了他以高超的演技坑死了对我百分百信任的人,和队友一起用生命杠死了所有的敌人,最终把他和我最爱的女人一起送上了天。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废老大劲把情敌和暗恋对象一起送上天,现在我到底不是朱翊风。但我隐隐有种预感……如果在我娘还在这里,我估计还要再去做一次那个朱翊风。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又死了!?孙茽缪又在这儿干嘛?

"你的愿望实现了吧?"无视我的疑惑,黄毛河神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说道。

我的愿望。

我想起来了,我在唐印的墓碑前许下的愿望是得到杀死所有能摆布我们性命的人机会,但仔细想想我杀的阵营是不是有点偏了啊……而且好像也没啥意义……人与人果然是不同的啊,我和我都能有如此大的差别。

“实现了,现在我觉得很空虚。我不想再呆在这个世界里受人摆布了。”

……至少换个世界再受人摆布也不至于反反复复经历无聊吧?

这个黄毛河神笑了。是我见过无数次的他的招牌假笑,局外人看过会把他当成天使,知情人看着就肠胃不适的那种。

"那就跟我到我的新世界去吧?我可以替你保留一些你想要的设定哦。"

”那可真是感激不尽了——先说好,这次我可不打算再给你当炮灰,如果有这种不平等条约那还是算了。"

”没有没有,这只是我的谢礼而已。来说说吧,你想要什么?“

想要留住的东西很多啊!我的名字,我的家庭,我的朋友,我的能力,我的宝物,构成我的一切,如果能全部带去不受他人摆布的新世界就好了。但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带去从头开始。既然如此……

"我想要保留我的基础设定。”我思考片刻,对着黄毛河神这么说道,“姓叶,喜欢做饭,家里有钱,娘死得早,常年坑爹。就这些。”

“好。不过不一定能百分百保留下来哦。”

"我知道我知道!剧情需要是吧。随便你了。我只是想用排除法试试……我的人生会不会被这些框死。”

我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情感丰富的人。不只是表现得丰富,实际感觉到的要一样丰富才行,正面和负面也要一样丰富才行。不能把他人和自己的苦难真心诚意地当成笑话来讲,就算要讲,心里也得掺杂一些酸楚,这才算得上是人类吧。

我想……能够恳切地为同伴的死而痛苦,能够单纯地为了复仇而非排除隐患去铲除敌人。

黄毛河神冲我点点头,挥一挥衣袖,召唤出一道流光溢彩的传送门,示意我先进去。经过河流时,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这镜面里注视自己的倒影——永别了,叶麒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