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渔舟

头像@敏庵 琢磨原创去了,随缘掉落短篇

渔英零尘剑·生者的故事

“……别跟着我。”

“少主让我跟着你。”

“他让你去跳楼你也去吗!?”

唐印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多少次发问了。三天,整整三天,他抱着九笙的尸体一刻不停地走了三天三夜,刹尘也跟在后面走了三天三夜,期间还多次出手打晕无辜的目击者,处理掉追来的各方势力,偶尔还在经过便利店的时候买个面包什么的拿给他(虽然当然是被扔掉了)……根本就是个太阳能扫地机器人。

心情烦躁的唐印又一次将无意义的质疑脱口而出;毕竟对方可是以一敌百毫无压力的刹尘,就算真的从东方明珠塔塔顶跳下来也跟下一级楼梯一样方便快捷。他没有手可以空出来开路,于是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无视掉所有可能的伤害和不适,任由繁茂的枝叶划过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

快到了吧,那只老狐狸的居所。幸好之前制的毒还有剩,不然这盛夏三伏天,“九笙的尸体”前面就要加上一串讨厌的形容词了。

“你好像在找什么人。”

“跟你没关系。”

除了问话的声音以外,背后没有任何别的响动,无论是树叶摇动的沙沙声还是枝条断裂的咔嚓声都没有。如果那姓叶的下的指令是“跟着他到目的地看看他要干什么然后把他灭口”……算了,反正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一头撞过幻术障壁,那片被树木隔开的空旷的土地毫无疑问便是终点——然而并没有谁在。

该死……偏偏在这种时候跑出去玩了吗!?回去?没地方可以回去了。在这儿等?那些妖怪命长得很,天知道等他回来自己都死了几回了!怎么办?再去找别的法子?情报不够,藏书库早就毁了,跑去问那个姓叶的也不可能……

“哎呀,这不是唐门的小少爷嘛?抱歉啊,今天好不容易和老友重逢,不接待来客的。你还是改天……”

“我是跟着他来的,还有,我并不认识你,这样勾着我的脖子也很难受。可以请你放开吗?”

有人在!唐印猛地抬起头。穿着不合季节的古装的狐狸妖怪正摇着折扇从障壁的另一端勒着刹尘的脖子慢悠悠地走过来,那架势与其说是老友重逢倒不如说是仇人会面……毕竟没哪个妖怪会被勒死,他大概是没考虑到人类的脆弱性。

“咦?不认识啊……我算算……喂,你这回站的是哪个阵营?”

“我是藏剑的。”

“已经这么多轮了吗!唉哟,你看我这记性,还以为你上次来是几年前的事呢。虽然有每次都能记得一点点以前的事的设定,运气也不是一直好到总能记得我的……啊,对了,你三百年前的日记本我还收着,要看吗?要的话我给你找出来……”

面对开心得小花飞舞几乎要开始原地转圈唱歌庆祝的千年老狐狸(雄),唐印仿佛听见了自己脑内接着理智的神经断掉的声音。他单膝跪地,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地面上并不能弄干净的尘土,然后轻轻地把九笙放下,接着从怀里摸出什么东西丢了出去。

“炸裂吧狗男男!”

气急败坏之下丢出去的试做火器被刹尘用剑鞘以一个完美的本垒打击飞,在遥远的天边绽开一抹艳丽的红色。虽说成功保住了自己,但他为了防御而摆开架势的时候似乎不小心对狐狸的腹部来了一个重击,总之在唐印冷静地分析完火器变烟花的可能性并且回过神来以后这只取向不明的千年老狐狸正趴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肚子……

“喂,你得道老妖的尊严和战斗力呢。”

“你不知道法师的物理防御都很低吗!敢说出去一个字我就不帮你的忙了!”

“我完全可以现在保证不说出去,等你帮完我的忙以后再去修炼人士中散播宣扬你的蠢像。如果你考虑到以后被我黑的可能性而拒绝对我施以援手,那我现在就把这个藏剑的忠犬拐跑了让你一百年内都见不到他。别不信,这家伙是藏剑少主派来帮我忙的,比起几辈子前的老友,肯定是主子的命令优先。”

狐狸动了动故意露在外面的耳朵,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又踩到自己的衣摆滑了一跤,让唐印不由得怀疑起“建国后不许成精”的传言是不是真的,因为最近见过的妖怪不管修为多高看上去都很弱的样子。

“其实我只要现在把他杀掉埋在土里过几年他就会自己复活爬出来的……”

“虽然好像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设定存在,但恕我直言,你的战斗力并不足以杀掉他。”

唐印的本就不高的心情指数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下降着,很快整个结界内就布满了杀气。狐狸看看他,又看看站在一边的刹尘,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用折扇一敲自己的脑门:“行行行,是叫我救地上那个小姑娘吧。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个都拽得很,不怕不尊敬老人遭报应吗?”

“报应无非是死和生不如死两种。但是我不怕死,而且现在正生不如死。那么就有劳胡前辈了。”

唐印笑得异常和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