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渔舟

头像@敏庵 常年混迹北极圈人群,同时会在不同的北极圈反复爬墙。复健中文手,亲情向友情向战士,BG战士,不会开车,写得很慢,平均手速500字/h,爬墙了就会坑,爬回来了就会填,努力保持每月两更

[WOW]亡灵节(1)

*现代架空,亡灵节设定来自《寻梦环游记》

*虽然中心是黑白王子但会涉及很多其他角色

*OOC和bug属于我

=======================================

瓦里安没有和吉恩一起回来。

 

在那个本该父子团聚的日子里,安度因等到的却是专程赶来送信的罗娜·克罗雷。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年轻的指挥官敲开乌瑞恩家的门时少年正忙着在母亲的相片旁摆上新的花束;她那吓人的黑眼圈在视线游移到金黄的万寿菊上时显得愈发浓重了。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她带着无法掩盖的疲惫和悲伤的声音仍然在他耳边回响。她只说了一次抱歉,只说了一次瓦里安阵亡的消息,只提了一次吉恩,他的脑子却像个坏掉的留声机,在闭门不出的这数日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她的话语:"我很抱歉,安度因……" 

安度因并没有为修好它做任何努力。他甚至没有给维纶老师发一条消息就擅自缺席了这几天的所有课程,因为吉恩必然会和维纶提起瓦里安,知晓了前因后果的维纶也必然会原谅他。他哪儿也没去,也不联系任何人,只是背对着书桌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他还没拆罗娜送来的瓦里安的亲笔信,现在它正和乌瑞恩家唯一的全家福一起放在那里,被乌瑞恩家唯一的活人以消极逃避的态度漠视着。

——安度因·乌瑞恩已经没有亲人了。

“喵。" 

此时此刻,伴随着一声短促得有些奇怪的猫叫,一只软乎乎的肉垫踩住了少年脑后扎成一束的金发,还将它们使劲往外扯了扯。安度因伸手拍了拍肉垫主人的脊背,示意自己还有意识,就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而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它收着爪子一下一下地用前脚拍着他的头,每一次的力道都比上一击略大,似乎是铁了心要把他叫起来,否则就硬生生给他打出个外伤性血肿。

安度因觉得自己的颅骨成了正在演奏中的打击乐器,不过这好歹暂时止住了坏掉的留声机的循环播放,顺便让他暂时从无边无际的悲痛中挤出一小块能够正常思考的空间。他叹了口气,往旁边滚了滚躲开肉垫的致命一击,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面对着那位脾气不太好的不速之客。如他所料,是隔三差五就来找他蹭吃蹭喝的黑猫,正踩在他睡得皱巴巴的被子上,用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斜睨着他。

“黑爪……你来得不巧,今天我没什么好东西给你。”少年又一次叹了口气,一只手解开自己乱糟糟的辫子,另一只手去摸吃到一半放在床头柜上的夹心饼干,却只摸到空荡荡的包装袋和一手碎屑。这是他最后的存粮了,而他并没有把它们吃光的记忆——那也的确不是他吃的,毕竟黑猫的嘴角还粘着偷食的证据。

"……我猜你现在还不饿。”

黑爪若无其事地用舔过的爪子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看上去仍然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该不会是专程来催我出去吃一顿正经的饭的吧?"安度因苦笑道。 

听到这话,黑爪轻快地跳下床,悠然地向房门踱去,看上去终于是满意了。这时安度因才感觉到胃部的隐痛,便光着脚踩上地板,按着平日起床的流程一边重新扎起发辫一边往书桌旁走——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几乎以为罗娜带来的噩耗只存在于梦中,但这举动马上将他拉回了现实。没有打开的瓦里安的亲笔信仍然放在那里,信封的一角还搭在泛黄的全家福上;少年咬咬牙,忍着指尖并不存在的灼痛感将信飞快地丢进抽屉上了锁,然后一把抓起一直放在一旁的钱包,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已经走到餐厅的黑猫身后。

黑爪仍自顾自地向玄关的方向走去,但它往常一直是从反方向的窗户进出的;看来这只有着不可思议的红眼睛的猫是铁了心要监督安度因吃饭,或者,更奇幻一点,准备带着他到哪里吃饭。

难道它其实是妖精变的?或者是哪位女巫的手下?他那好久没见到面的吉安娜阿姨倒是有点女巫的感觉,但她只是化学系一位知名度颇高的教授而已(好像用"只是"也不太恰当)。吉安娜以前跟他们家关系很好……她知道瓦里安的事吗?

父亲的死讯又一次占据了安度因的脑海。他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试图挤出一个和往常一般无二的笑容,但墙上镜中映出的自己看上去还不如一个闭上嘴的缝合怪。少年第三次叹了口气,对着镜子摇摇头,接着打开了门。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