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渔舟

头像@敏庵 就算觉得自己写的是垃圾也要昂首挺胸地发出来()

【班琳】结局之后

*天才枪手同人
*强行He
*标题随便起的
*角色属于官方,OOC和设定bug属于我
*我的小短文仍需磨练,请凑合着食用()
———————————————————

班克在那里。

 琳用力眨了眨眼,试图将这“幻觉”从视野中清除出去;可这只让她眼前因为疲惫而一片模糊的景象重新清晰起来。真的是班克,他穿着一件没有任何印花的灰色套头衫,整个人松垮垮地瘫在白色的靠背椅上,见她来了,也不说话,只是扯扯嘴角,向她抛去一个得胜的微笑。 

"……班克?" 

这是在她几分钟前接受“审讯”的房间的隔壁。两边的布局、装修几乎完全一致,包括单调的白墙、干净的地面、除了录音设备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摆设的桌子以及放置在桌子两边的椅子。这显然表示它们的用途是完全一致的,那么,和她坐在同一个位置上的人,也必定和她做了一样的事。

 "看样子我来得很是时候。”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发出的声音不因为颤抖而听起来很可笑,“你真的——” 

"没有。"班克打断了她简洁迅速的逻辑推理,同时仰起头,把右手覆在泛着血丝的双眼上,"我不是来报复你的,小琳……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水珠从他的指缝里漏出来,顺着脖颈流进套头衫的领口。这是琳第一次见他流泪;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她始终无法将视线从他那张又哭又笑的脸上挪开。他哭得很安静,但笑得有点吵闹,身体因为断断续续的发声和频繁的换气而摇晃着,看上去随时可能从靠背椅上滑落下来。琳感到有些烦躁,但对能在十五分钟内做完第二份考题的她来说这点干扰算不上什么——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于是她将这个新的条件加入了解题过程中。

 得出答案并没有花去很长时间。琳一只手握紧了拳,另一只手捏住自己的衣角:"班克,我问你,那天晚上你说的提案……"

 "不是真的。"班克突然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上,用泛红的双眼注视着她,"那是……为了让你到这里来。" 

琳盯着他,试图从他的眼神中找到任何破绽,但对方毫不犹豫的回应使她无法对他怀有哪怕一丝怀疑。由她引起的尴尬对视伴随着沉默持续了好一阵,最后打破它的还是她自己;她长舒了一口气,将双臂环在胸前:“激将法?” 

“是啊。"班克笑了,虽然这笑因为通红的鼻头和干巴巴的脸颊而显得有些滑稽,"我怕直说你会拒绝,或者假装答应,暗地里再让巴找人揍我一顿。” 

“那件事我没有参与——”她快步走到桌前,一只手揪住他肩颈部的衣服,一把将对方拉了起来,“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吗?”

“以前是。”

“你的坦诚真让人讨厌。”

“我想我也不是那么——坦诚。”班克别过脸去,避开琳并不怎么友善的视线,“但是,琳,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清算了过去的错误…我真的有个想法…希望你能帮我实现。”

琳的左手还搭在班克的肩膀上。她看着他,感到再以这个姿势僵持下去,他能把自己的脖子拧断。她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至少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能分析出他试图回避和隐藏的都是什么了——所以她只是慢慢让手沿着连帽衫的皱褶滑落下来,然后顺势握住他的手腕:“回去再说吧。”

“啊?”

“我爸爸叫你来吃晚饭。他还在外面等着呢。”

琳拉着班克想往外走,可班克却没有马上跟着移动。她以为自己的计算又一次出了差错,整个人不自觉间愣在原地,手也在无意识中松脱开来。诡异的沉默持续了片刻,她想要打破这寂静,便回过头去看他;与此同时,她刚刚松开的手被另一只微微发烫的手回握住。

班克急匆匆地往前走了几步,使自己背对着她。她觉得这是为了挡住他的表情,但他侧脸的线条已经把那张因为泪痕而略显滑稽的笑脸完全暴露在了她的眼前。他用袖子使劲抹了抹脸——这在视觉效果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随后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以语言回复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但此刻这并不是必需品。她挺直了脊背站到他的身旁;面前是一扇将他们与世界隔绝开来的门,不过他们已经准备好打开它了。

评论(9)

热度(58)